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栏目导航
您的位置:主页 > 教学工作 > 教学活动 >
教学活动
从农民到数学“达人”
  1. [来源:未知]
  2. [阅读次数:次]
  3. [发布时间:2020-11-21 01:49]

  周二上午,开完学校的每周例会,邓寿才的思路又回到自己的数学王国,脑子里不断出现的是数学不等式符号“≥”。虽然他在成都市内一数学培训学校工作,但担任的却是与数学无关的办公室主任。

  数学不等式,在他脑子里转悠了20多年,其结果是惊人的两百万字相关著述。今年5月,他的一本30万字《数学奥林匹克不等式散论》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9月,另一本厚度相似的《数学奥林匹克不等式欣赏》也将面世,加上其他数学专业刊物上的著述,邓寿才的名字前面有了一个定语数学作家。

  记者见到今年48岁的邓寿才,他操一口地道的川南口音大声地说:“我现在仍然是泸州纳溪区的一个农民。”

  追求,奇幻的数学不等式

  1986年春天,邓寿才偶然在县城新华书店花1.5元买了一本《古今数学趣话》,中外数学大师的故事深深打动了他,从此他走进了奇幻的数学世界。布洛卡尔点、费尔马点,欧拉线、西姆松线,费马大定理,完全数、无限数、四元数……占据了这个农民的脑海。

  虽然艰难,但邓寿才还是发现了一些数学问题的小结论并写成文章。“向专业刊物投稿,是人家大学生的事。你一个山区农民,简直是白日做梦。”周围人们的疑惑没有阻挡邓寿才的追求。1987年端午节,在秧田里除草的邓寿才,脑子里闪过一道惊喜的念头,他跑回家拿出直尺三角板在白纸上一阵比划。两天两夜,他整理出自己找到的三种解题办法。当年底,他的“一个数学问题的新证”被《厦门数学通讯》采用,此后,邓寿才的名字渐渐出现在一些数学刊物上。

  而邓寿才为了生计,曾经拉过煤,当过建筑工,进过砖厂、种花场和玻璃厂,学习和研究数学上只能“断断续续,就像‘离散函数’。”“所谓才华,就是对某一事物的兴趣。”中国初等数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刘培杰是邓寿才三本著述的编辑策划人,他评价道:“一个从事着最简单体力劳动的人,却以研究数学为梦想,精神世界的无比快乐和收获,是一种人生境界的超越。”

  成功,数学作家眼中的陶醉

  《数学奥林匹克与数学文化》主编刘培杰几年前曾收到厚厚一摞手稿,投稿者邓寿才留下了两个地址: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刘培杰认真翻阅了文稿,结果发现“推演过程十分缜密,论证逻辑非常严谨,计算结果完全正确!”他果断地把邓寿才的“不等式探索”补进自己主编的刊物。

  记者与邓寿才交谈,邓寿才不断地用“美,太美了”来形容数学。那些枯燥的数字和数列,是如何吸引他的,能从他兴奋的眼神里看到。去年1月,邓寿才编著的《新编平面解析几何解题方法全书》推出,由于畅销,年内又再版。随着他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不等式散论》、《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不等式欣赏》、《初等数学不等式研究欣赏与收藏》等先后出版,即使是依靠稿费,邓寿才也可以“享受专业数学作家的生活”了。

  今年8月中旬,邓寿才完成了另一个数学成果《一道联赛题与Garfunkel-Bankoff不等式》的第三部分手稿,从而完成了自己对这个不等式的极限探索。邓寿才的这些著述将在《数学奥林匹克与数学文化》分三次连载,共计150页篇幅。

  业余作者,让人眼睛一亮

  曾经有人建议,邓寿才开一个数学兴趣班,让更多的人能享受奇幻的数学世界和数学文化。邓寿才说,在广东和四川的培训机构里曾经做过相关的尝试,但响应者不多。因为培训学校,一茬茬的学生,多半都是为提高自己的数学成绩。

  而邓寿才心中的数学却与教学完全不同,“我是在享受数学世界的美好和快乐。”“学校聘我来,其实是给了我一个安稳的环境,让我不在奔波中研究数学。”

  为什么是一个农民业余作者能完成这些数学“专著”?刘培杰说:凡逐利者,就难以静下心来写出这样的深度。而恰恰是邓寿才这样的普通数学文化追求者,让我们见证了普通人心中的科学梦想,像是“西单女孩”又如“旭日阳刚”,让人眼睛一亮。(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四川日报)

  • Copyright 2008 爱心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昆山爱心校园网版权所有
  • www.ksax.com.cn